• <tr id='uyE3djE6'><strong id='uyE3djE6'></strong><small id='uyE3djE6'></small><button id='uyE3djE6'></button><li id='uyE3djE6'><noscript id='uyE3djE6'><big id='uyE3djE6'></big><dt id='uyE3djE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yE3djE6'><option id='uyE3djE6'><table id='uyE3djE6'><blockquote id='uyE3djE6'><tbody id='uyE3djE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uyE3djE6'></u><kbd id='uyE3djE6'><kbd id='uyE3djE6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yE3djE6'><strong id='uyE3djE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uyE3djE6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uyE3djE6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yE3djE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yE3djE6'><em id='uyE3djE6'></em><td id='uyE3djE6'><div id='uyE3djE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yE3djE6'><big id='uyE3djE6'><big id='uyE3djE6'></big><legend id='uyE3djE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uyE3djE6'><div id='uyE3djE6'><ins id='uyE3djE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yE3djE6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uyE3djE6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yE3djE6'><q id='uyE3djE6'><noscript id='uyE3djE6'></noscript><dt id='uyE3djE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uyE3djE6'><i id='uyE3djE6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国门一家人:两代人见证口岸变迁

                湖南岳阳资讯网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03 14:06:33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                图为新疆兵团第五师九十团驻阿拉山口铁路护路民兵在巡逻。白雪 摄阿拉山口铁路护路民兵在巡逻。(图文无关) 白雪 摄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社乌鲁木齐2月3日电 题:国门一家人:两代人见证口岸变迁

                作者 张永恒 耿丹丹

                窗外,气温零下20度,屋内,暖意融融。到了高宝路一家三口的晚餐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爸,你再给我讲讲换装流程呗!”吃饭间隙,女儿高梦颖向父亲高宝路提问,高宝路则耐心地解答。看着父女俩,妻子刘明革满眼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56岁的高宝路,是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公司阿拉山口火车站(以下简称阿拉山口站)的一名助理值班员,也是阿拉山口第一代国门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阿拉山口火车站是中国西部最重要的铁路口岸站之一。自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和中欧班列开行以来,阿拉山口站日渐成为沟通欧洲及中亚各国的重要通道。

                1991年,高宝路来到阿拉山口,成为了阿拉山口站开站人员之一。28年来,高宝路做过扳道员、调度员,现在,他是一名助理值班员,负责票据交接、列车防溜等工作。同时,他还兼职列尾作业员,每天奔走约15公里,负责与机车乘务员、边检交接、协调,保证出国列车的安全运行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,这里还是戈壁荒滩,只有一个气象站,天天刮大风,条件相当艰苦。”高宝路说,20多年的时间,他见证了口岸的发展变化。“这是个因铁路而生的城市越来越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高宝路在国门奋斗了大半辈子,也把家安在了阿拉山口。如今,女儿高梦颖也成了第二代“国门人”,负责口岸翻译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爸爸岁数大了,我想一家人在一起,可以照顾父母。”自幼在阿拉山口长大的高梦颖上学期间学习俄语,毕业后,高梦颖不顾父亲的反对,毅然选择回铁路工作。“我很喜欢阿拉山口,这里就是我的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高梦颖告诉记者,从她去外地上学起,一家人就分居两地,直到高梦颖大学毕业。“父亲错过了我所有的成长时期,现在我长大了,要牢牢缠着他。”高梦颖说话间,高宝路的眼里闪过一丝内疚。

                工作后的高梦颖凭借着优异表现,被选为车站翻译。如今,她每天的工作是与哈方驻站值班员对接协调,协助副站长与国外班组和哈方车站沟通生产组织事宜。高梦颖说,她喜欢向父亲请教行车相关业务。“这促成了我的成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妻子刘明革看来,在国门过春节已经成了一家人的习惯。“1991年,我辞掉工作,跟着丈夫来到阿拉山口。”刘明革说,现在女儿也工作了,一家人终于能团聚。“他们父女俩虽然在一个单位,但岗位上见不了面,吃饭时间是他们宝贵的交流时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面对蜿蜒的边界,高宝路一家感慨万千。货物进出口量越来越多,与周边国家的合作步伐不断加快,他们见证了阿拉山口由边陲小镇变成向西开放的国际枢纽。据阿拉山口海关统计,2018年,阿拉山口海关共监管中欧班列2605列,同比增长了16.69%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随着贸易量不断加大,车站从成立之初的7条股道,发展到现在的66条股道,我的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。”高宝路说,阿拉山口是国门,容不得半点马虎,责任重于泰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祝福国家越来越好,祝福国门越来越好!”这是新春前夕,高宝路一家两代人共同的期盼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湖南岳阳资讯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